富婆群欢迎你的访问!

富婆群

富婆群
富婆群

富婆群 > 富婆QQ群 >

富婆群:结婚,其实,很少是为了爱

来源: 富婆群 时间:2020-09-04 10:35

比起生存与发展,爱显得有些无足轻重。

萧伯纳将婚姻描述为一种制度,它将“被暴力之极、疯癫之极、虚妄之极也倏忽之极的激情所影响”的两个人结合在一起。“他们被要求发誓,会维持那激动的、反常的、筋疲力尽的状态,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历史学家斯蒂芬妮·孔茨在《为爱成婚》一书中言:萧伯纳在20世纪初写下的这句评论颇为幽默,时至今日仍然会令我们会心一笑,因为它嘲弄了从人们深信不疑的文化理想中发源出来的不切实际的期望——婚姻应该以热烈、深刻的爱情为基础,夫妻应当保持激情,直到被死亡分离。但是,对几千年的人类历史来说,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结婚,其实,很少是为了爱

 

 

爱情古时被视作威胁

虽说古往今来不乏深爱对方的伴侣,

但在历史上,爱情很少被视为步入婚姻的主要原因。不仅如此,爱情还被看成对社会秩序的严重威胁。

在古印度,在结婚之前相爱被视为一种颠覆的、几乎是反社会的行为。希腊人认为相思病是精神病的一种,这个观点也被中世纪欧洲的评论家们采纳。在中世纪,法国人将爱情定义为一种“精神错乱”,可以通过性交得到治疗。

在某些文化和某段时期里,真爱实际上被认为是与婚姻矛盾的事物。在有的社会中,人们认为先结婚再发展爱情是件好事,或者认为爱情是择偶的考虑因素之一,但还有其他更重要的因素需要考虑。

就算古时候也有欢迎或提倡过婚姻之爱的,但这种爱也是被严格管控的。夫妻不能将对彼此的感情置于其他更重要的责任之上,例如他们与父母、兄弟、姐妹、邻居或神的联系。

在古代中国,丈夫与妻子之间的深爱,被视为对家族团结的一种威胁。假如公婆对儿媳的行为举止或做家务的习惯感到不悦,他们可以强迫儿子与儿媳离婚,无论他是否爱她。如果儿媳生不出儿子,他们还能要求儿子纳妾。假如儿子依恋妻子,竟敢和父母要求他们贡献的时间和劳动相冲突,父母甚至会将他的妻子送回娘家。

斯蒂芬妮·孔茨指出,在中文里,“爱”这个字在传统上并非用于指代夫妻感情,而是用来形容一种不正当的、不为世俗所容的关系。

在欧洲的12世纪和13世纪,婚外情被推崇为上流社会中至高无上的爱情形式。根据尚帕涅伯爵夫人的说法,真正的爱是无法“在两个已经成婚的人之间发挥力量的”。法国散文家蒙田写道:任何一个与妻子相爱的男人,都是如此乏味,以至于没有其他人会爱上他。

几百年来,贵族与国王们爱上的都是他们的情妇,而非为了政治目的娶来的正妻。皇后与贵妇们必须比丈夫更谨言慎行。但她们同样在婚姻之外寻找爱情与亲密关系。

 

结婚,其实,很少是为了爱

 

 

结婚,其实,很少是为了爱

 

 

权贵为政治目的结婚

中国春秋时,齐僖公要把女儿文姜许配给郑国太子忽为妻,太子忽推辞了。有人问太子忽推辞的缘故,太子忽说:“人各自有自己的配偶,齐国是大国,不是我的配偶。《诗经》里说:‘自我求取福分。’还是得看自己能力怎么样,依靠大国有什么用呢?”等到太子忽打败北戎军队以后,齐僖公又要把女儿许配太子忽为妻,太子忽还是坚决推辞。又有人问他原因,太子忽说:“对齐国没做什么事的时候,我还不敢答应这门婚事。现在带了君父的命令奔赴齐国的急难,再接受妻室回国,就是为婚姻去打仗,人民会说我什么呢?”太子忽还是过于自负了,失去了政治联姻的机会。太子忽的选择,是属于极少数的,所以才被记录下来。

在许多古代社会,男人往往会娶社会等级更高的女人,借此寻求财富和权力。公元前14世纪,埃及的阿蒙霍特普三世写信给巴比伦国王,要求巴比伦将一位公主送给他做妻子。巴比伦国王的父亲其实已经在几年前将他的姐姐送过去了。他愤怒地回信说:“我父亲已经把我姐姐送去你身边,而且没有人再见过她,也没有人知道她的死活。即便如此,你还想要我的女儿做你的妻子。”阿蒙霍特普没有费心向巴比伦国王保证他的姐姐还健康地活着。他只是狡猾地提到,由于上一次来埃及的巴比伦使者不认识公主,他们可能认不出她来。埃及比任何一个美索不达米亚城邦都强大得多,所以巴比伦国王也没有继续寻根究底。

政治婚姻就像外交条约,需要定期更新,尤其当其中一方已经去世的时候。古代史书中充满了一个国王连续(有时候同时)和另一个国王的姐妹或女儿结婚的例子,也记载了两个国王的后代之间建立新婚姻关系的例子。

结婚,其实,很少是为了爱

 

 

结婚,其实,很少是为了爱

 

 

平民为利益而结婚

孔茨说,对于不追求政治权力的人们来说,婚姻造成的骚乱要少一些。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婚姻仍然是一种实际的计算问题,而不是为了个人满足和对幸福的追求。

对于拥有财产的人来说,婚姻是一项经济事务,涉及土地和财富的转让或合并,以及社会网络的扩展。即便是拥有小块土地的地主,也会巧妙利用亲属和婚姻关系来合并财产。对拥有更多财富的家庭而言,古时候的婚姻就相当于今天的企业兼并或投资合作。

就算个人能够自己决定婚姻,就像富有的罗马人,他们的决定也通常更侧重于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考虑,而非爱情或欲望。马尔库斯·波尔基乌斯·加图和他的妻子玛西亚离婚,并安排她嫁给他的朋友赫腾修斯,以巩固两人之间的友谊和家族联系。虽说人们无从知道玛西亚当时的感受,但令现代人惊讶的是,她父亲和加图一块儿把她嫁了出去。在赫腾修斯死后,她又嫁给了加图。一些罗马丈夫丝毫不被占有欲所困扰,当妻子死后,还会和其他前夫一起为她建造坟墓。

雅典法律规定,男人如果诱奸了别人的妻子,会被判处死刑,但强奸别人的妻子只会被罚款。雅典人认为,一个强奸犯并没有威胁到丈夫的家庭财产,因为那个女人应该不会爱上强奸犯。但“巧舌如簧达到诱奸目的的这个人”,不仅进入了女人的身体,也进入了她丈夫的小金库。

有些历史学家相信,古代的底层阶级是唯一有幸能以爱情为基础选择婚姻伴侣的群体。但大多数平民都明白谨慎选择伴侣的必要性,现实常常会压过感性。

本书指出,总有一些年轻人反抗来自父母、亲属和邻居的压力,拒绝因为功利的理由而非爱情去结婚。但更多的人接受甚至欢迎父母和他人在婚姻安排上的干预。近代早期的欧洲有一句俗语:“谁为爱结婚,谁就晚上享福,白天受苦。”现在,一个刻薄的妻子或丈夫会问:“是什么让我鬼迷心窍,以为自己爱你爱到可以和你结婚?”而在从前的绝大多数时间里,他或她更可能会问:“是什么让我鬼迷心窍,仅仅因为爱你就和你结婚?”

 

结婚,其实,很少是为了爱

 

 

结婚,其实,很少是为了爱

 

 

为爱结婚成为理想

孔茨认为,只有到了17世纪,欧洲一系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转变才开始削弱婚姻的旧功能,鼓励个体在私人感情的基础上选择伴侣,允许夫妻对外人干涉其生活的权利发起挑战。而直到18世纪后期,只有在西欧和北美,自由恋爱和为爱结婚的观念才作为一种文化理想获得胜利。

本书介绍古代的婚姻,是从全世界范围写的,写得丰富多彩,使人读之兴趣盎然。然而,写到近代,却仅仅以美国为例子了,不免有些单调了。

其实,即便是近代,说欧美人为爱结婚,亦有点言过其实。

看看华盛顿和富兰克林这两个美国开国元勋的选择吧。

约瑟夫·J·埃利斯所著的《华盛顿传》讲,华盛顿曾经做过很多影响美国历史的决定,但没有一个决定的重要性能胜过他与玛莎的结合。玛莎的巨额嫁妆使华盛顿立刻跻身弗吉尼亚种植园主阶级的上层,并为他的第二项事业——芒特弗农山庄的主人奠定了经济基础。玛莎是有两个孩子的寡妇,亦是弗吉尼亚最富有的寡妇,显然,华盛顿主动向她求婚,最吸引他的是财产,而不是爱情,因为当时华盛顿心有所属。

同为美国国父的富兰克林也同样追求实用,艾萨克森所著的《富兰克林传》指出:富兰克林在他共读社的一个社友戈弗雷家搭伙时,戈弗雷太太想撮合富兰克林和她的一个外甥女,富兰克林也觉得那个女孩“非常值得追求”,就展开了行动。当他们开始谈婚论嫁,富兰克林通过戈弗雷太太告诉女孩的家人希望能得到大约100英镑的嫁妆,这也是当时他印刷所欠下的外债总额。但女孩家人回复说没有那么多钱,富兰克林甚至不那么浪漫地提议他们可以抵押自己的房子。听闻此言,女孩的家庭立刻终止了这段关系。

一名妇女在回忆美国大萧条时期的境遇时说:“那时结婚要容易得多,这是有原因的。你真的别无选择。你只能接受手上的牌面,并努力打出最好的牌,而不是去想‘如果我有更好的,我就会怎样怎样’。因为你知道反正不会有更好的了。”

即便是当下,恐怕为爱成婚恐怕也未成为人们的不二选择。

1975年,在印度卡纳塔克邦对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18%的学生“强烈”赞同在爱情的基础上结婚,而32%的学生对此完全表示反对。

为爱成婚反倒不稳定了

感情这东西,远没有利益持久、实在。

当人们期待婚姻中有浪漫和亲昵的时候,婚姻也就变得脆弱易碎了。

如果婚姻是关于爱情和终生亲密的关系,当人们不能找到真爱时,到底为什么还要结婚呢?当爱和亲密消弭之后,还有什么能维系婚姻呢?假如婚姻是建立在夫妻感情而非男性权威的基础上,家庭秩序又该如何维持呢?

以前,人们结婚多半是为了生存。一个人不利于开展农业生产,而女人自己一个人生存艰难。

《傲慢与偏见》作者简·奥斯汀在给侄女的信中写道:“没有什么比没有爱情的婚姻更令人厌恶、更不可忍受了。”但是她又补充道:“单身女性有生活贫困的可怕倾向——这是结婚的一个有力理由。”

而现在,个人的生存问题不那么紧迫了。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大都可以一个人工作生活。那么,为什么要结婚,结婚的好与坏,就成为了人们不断审视的问题。

爱情找不到,怎么办?特别是,适合结婚的年龄就那么几年,哪里就那么天遂人愿,该结婚的时候,就找到了爱情。

张爱玲在小说《心经》中言:这点爱,别的不够,结婚是够了。

最后,人们要么就是应了张爱玲的那句话——找个人,凑合;要么就是苦苦等待爱情若干年。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自由恋爱,为爱结婚,即便这成为人们的共识,然而,能够落到现实的,又有几何呢?

孔茨甚至认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在过去30年中的变化,比在过去3000年中的变化还要大。她写道:“不论何处,婚姻都在变得越发可有可无、不堪一击。不论何处,婚姻与生儿育女之间那曾经顺理成章的关联都正在淡去。不论何处,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都处于剧烈且有时带着痛苦的变动之中。”

活着太难,爱情又太少。

有时,我们自以为在选择,实际上是,我们别无选择。

在笔者看来,人们的结婚年龄越来越晚,这将成为一种趋势,而选择不结婚的,可能将越来越多。

  • 富婆群
热门资讯